《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中国参政党》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统战理论 > 统战文选 
凤凰周刊:转型时期的八大民主党派
作者:欧阳斌 来源: 时间:2006-10-16 16:19:00 点击量:7733

    为什么选择加入民主党派,而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也许是民建会员张树华听得最多的问题。在很多人眼中,民主党派成员要么是名人之后,要么是社会贤达,张只是一个普通的学者。

    他对记者说的最多的解释就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简称民建)的基层组织活动会有很多不同领域的人聚在一起,可以得到很多新鲜的观点和信息,他认为这样对他的学术会有很大的帮助。但是他没有多谈这个党派的政治理念对他有什么吸引力。

    历史上,民盟、民建等民主党派曾提出过完整的政治纲领,有的则仅以《共同纲领》作为自己的政治纲领。目前各党派均有各自的《章程》,内容基本上大同小异,并都将“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列为最重要的前提。

    去年和今年,中共中央先后就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出台了两个文件:《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和《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被称为新时期统战工作的两个纲领性文件。两个文件发布之后,中共统战部高调举行了学习活动。中共统战部长、8个民主党派及工商联的领导都发表了相关讲话或者学习心得。

    一位民主党派人士特意提醒记者,在中共历史上,就同一个问题连续发表同一编号的文件,除了关于农业问题的几个“一号文件”之外,就当属这两个“五号文件”了。结合历史考量,几乎每到重要历史关头,中共都会出台协调与民主党派关系的重要文件。“五一号召”、《论十大关系》、“14号文件”莫不如此。

    这两个“五号文件”被一些民主党派人士解读为在新的历史关头,中共正在考虑更为大胆地发挥“亲密友党”作用的某种信号。


边缘化危机?


    尽管今天中国8个民主党派的成员总数不及中共的1%,但它们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例如民盟在解放前曾经是中国仅次于国共两党的第三大党,其宣扬的“第三条道路”,一度曾是摆在中国人面前的未来道路之一。

    1949年共和国成立时,民主党派领导人在政权中曾担任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长、副总理、政务委员、部长等职务。“文革”结束后,停止活动长达10年的民主党派恢复运转,其头面人物则主要安排在国家副主席、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副部长等岗位上,从中央到地方迄今未见有担任正职的例子。

    80年代初,随着国家的改革开放,中共领导人在原有“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统战方针上,增加了“荣辱与共,肝胆相照”八个字,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热情一度高涨。一些资深的民主党派人士在三峡大坝论证期间不仅提出过独立见解,甚至能够坚持己见。

    “当时不少有政治抱负的人找我要加入民建,”原民建中央委员钱椿涛对记者说,“我问原因,他们说,原来民主党派也是可以做些事情的嘛。”

    在经历了89政治风波之后,1989年12月中共中央颁布《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简称14号文件)。这份文件中原则性规定了参政党应做哪些事情,要遵守哪些原则,而且有些规定还非常细节化。这些规定第一次明确框定了民主党派的活动范围,在今天仍是民主党派活动的圭臬。

    自此以后,除了基本的组织活动外,民主党派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举办各种各样的调研,在此基础上形成提案、议案,实现参政议政功能。中共对此也表示了非常支持的态度,每年仅中央统战部便会向每个民主党派拨发几十万元的调研经费,各民主党派最高负责人亲自带队进行调研。而此外较低级别的大小调研,则另有专款保证。

    “坦率地说,我们的调研没有专门研究机构进行的调研质量高。”原九三学社秘书长刘荣汉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尽管我们也由专门委员会来做,但是民主党派的专门委员会不专业,这是个大问题。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这样的中共智囊机构相比,我们无论是在掌握的资料或者专业水平,显然是没有办法和他们相比的。”

    甚至一些中共统战部门的官员也对记者表示,现在社会上对民主党派非常不了解,不知道他们做了些什么,关键之一就是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这一主要职能没有突出的表现,给人无所事事的感觉。

    “过去民主党派吸纳了很多高级知识分子,虽然‘谏言献策’属于比较浅层的政治参与,但是在政府决策水平不高、公共行政能力不强的计划经济时代还是很有价值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统战部门官员对凤凰周刊说,“但是现在,执政党和政府的专业水平越来越高,而且吸纳了更多的高级知识分子,民主党派的‘谏言献策’显得更加空泛,这种现象使得民主党派无法展现自身价值,甚至被边缘化。”

    “我们是政党,不是研究机构。”一位在基层工作的民主党派成员对记者抱怨说,当地政府经常让他们去研究一些燃油定价、马路修筑之类的具体问题,但是因为很多信息不公开,以及自身对这些问题并不专业,提交的议案很难得到政府的信任。“时间一长,大家都在走过场。”

    民盟在今年5月的常委会上对自己的提案提出了要具有“全局性、前瞻性、战略性和可操作性”的要求,前“三性”的要求显然流露出民主党派不愿沦为普通调研机构的愿望。

    而在三峡大坝论证期间,以及对**功组织的处理等问题上,一些资深的民主党派领袖也曾经提出过自己的独立见解,并能够坚持己见。“民主党派是政党,所以应该更加关注政策层面的事情。这应该是民主党派与专业的研究机构或者其他人民团体最大的区别。”一位某民主党派中央核心部门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不过他也特别对记者强调:“一旦形成决策或者中共中央作出决定,我们就不再公开表达不同意见。而且对于一些政治性很强的问题,我们一般是不会参与的。”


“没有自身特殊利益”?


    自建国之初,中共就为各民主党派划定了各自大致的发展人群,比如民建成员以经济界人士为主,九三学社主要是高级知识分子等,然而,各党派的调研内容及提案却并未因这种划分而显示出明显差别。

    一位民主党派的高级干部对记者表示,他自己也很奇怪,他所在党派是代表高级知识分子的,但也经常提出一些关于运输、妇女权益方面的提案或者调研课题。

    在执政党宣布自己代表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和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政治背景下,民主党派在公开场合则更习惯宣称自己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即便是在实际操作中,民主党派也与全国工商联、妇联等“人民团体”形成了鲜明对照。

    1998年,全国工商联向政协提交了一份在政治上是非常敏感的提案,要求明确私有财产和公有财产同样神圣不可侵犯,并要求尽快制定法律保护私有财产。

    提案最终没有被纳入议程,但是工商联并未气馁,连续两年提出相关议案,并与其他机构共同举行民营经济调查等活动,直到2003年,该团体向当年全国政协会议提交的要求以宪法形式保护私有财产的议案被接纳。在当时,这份议案被媒体封为“第一号议案”。全国工商联也被认为是在促成宪法保护私有财产这一重大转变中出力最多的民间力量。而同样是经济界人士代表的民建,在“第一号议案”出台的整个过程中却没有什么演出。

    50年代,民建负责人章乃器曾经提出,民建应代表民族资产阶级以及民建可以是“红色资产阶级政党”等观点,结果遭到了批判。

    1953年10月全国工商联成立,从那时起便一直被列为与八个民主党派并列的“人民团体”,并设有中共党组,其发展人群与民建有颇多重合。“社会主义改造的时候,民族工商业者更愿意加入工商联,”一位当年加入了民建的“民族工商业者”对记者说,“加入民建经常被批斗,日子不好过。”

    民建与工商联功能重合的问题今日仍然存在。一位民建会员坦率地对记者表示,“从私有财产入宪这件事情可以明显看出,民建的服务功能不如工商联,而工商联却拥有同样的政治保护功能,所以很多大老板都更倾向于加入工商联。这无疑让民建的地位很尴尬。” 

    50多年前为民主党派划定发展人群的规定,至今仍在规范着它们的发展。按照惯例,民主党派不会在工农兵等社会大众群体中发展成员,工商联又吸纳了很大一部分经济界人士,因此目前八个民主党派实际上大多都由“党外知识分子”构成,而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之一便是向来以“天下为己任”,而非特定利益群体的代言人。

    另一方面,自50年代起,民主党派机构从人事、经费上逐渐机关化。2005年颁布的新《公务员法》将民主党派机关工作人员正式纳入公务员队伍,各民主党派的办公经费,因有中央财政的保障而无需自筹,同时也确保了党派与政权利益的一致性。

    “你根本无法用国际流行的政党概念来考量中国民主党派的属性,比如要有独立的经费、政治纲领、组织体系、群众基础等。”近代史学者章立凡(其父章乃器曾参与3个民主党派的创建)说:“中国要建立、实行的是有‘中国特色’的政党制度。”


身份识别困局


    “以前我们出国,别人问我民建是什么党,我说是执政党,”原民建中央委员钱椿涛对记者说,“因为我们也参加政权,但是毕竟不是很准确。直到中共‘14号文件’出台,我们的身份才明确了。”

    自从1949年之后,身份问题一直困扰着<

中央社院 吉林社院 上海社院 广西社院 山西社院 山东社院
安徽社院 武汉社院 四川社院 陕西社院 重庆社院 宁夏社院
江苏社院 北京社院 天津社院 内蒙古社院 福建社院 江西社院
湖北社院 湖南社院 海南社院 云南社院 西藏社院 厦门社院
 数字资源  社院地图
 电话查询  院长信箱
相关链接:
全国政协 中央统战部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国家民委 国务院台办 全国工商联 全国台联 中国台湾 中国侨联
浙江省政协 浙江省委统战部 民革浙江省委会 民盟浙江省委会 民建浙江省委会 民进浙江省委会 农工党浙江省委会 致公党浙江省委会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会
网址大全 联谊报 华人华侨 团结报 人民政协报
浙江省社会主义学院 版权所有 浙ICP备10003666号-1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文一西路1008号 邮编:311121
法律声明
E-mail:xybgs@zjsy.org.cn
Http://www.zjsy.org.cn
中国电信提供宽带信息服务 浙江在线技术支持 制作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