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中国参政党》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统战理论 > 统战文选 
当代西方政党的形态和类型评析
作者:李路曲 来源: 时间:2006-12-11 15:05:00 点击量:7411

    一、现代政党的多样化与政党分类
    政党研究者一般从组织和表现形态上把当代西方政党描述为两种状况。一种状况是政党只有骨架组织,没有众多的党员。这种政党虽然在全国各地也有选区组织,但是它们并没有日常的活动和联系,所以,除议会中党的议员之外,很少能感觉到党的存在。但在选举时,政党像变成了一台加足了油的发动机,进行各种竞选活动。不过一旦选票统计完毕,这种阵风式的活动就又停止了。除选举之外。在提名党的候选人和政党领导集团处于危机时也可以看到党组织的活动,这时党内各派组成的竞选组织都力争把自己推举的人通过提名会议选定为议员候选人,然而一旦提名的候选人被选定,除少数工作人员外,其他人就会散去,议会外的党组织又回到了静止状态。另一种状况是党的组织或成员在不同的层面上都有一定的活动,它不仅有全国性的中央办公机构,而且还有地区性的和基层的组织。各级组织都要举行例行会议,有完善的党纲,党员可以参加党的代表大会并享有较充分的发言权。从而可以列党的最终决议施加影响。议会外的党的组织不仅在选举期间进行积极的活动,而且在平时也经常活动。但是党员的人数并不多,尤其是占支持自己的选民的比例不高,并且党员中也只有很少的人参加党的会议。选举活动是由以党员为核心的一个小的团队进行的,他们围绕着党的领袖和中央进行动员和组织活动,其中大多数成员除了偶尔参加游行和分发宣传品外,几乎不参加别的活动。
    第一种政党典型的例子是加拿大的自由党和进步保守党,这是两个大的全国性政党,学界把这类政党称为“干部型党”或“精英型党”。第二种政党以荷兰的工党较为典型,其基督教民主党和自由党也属此类,学界把这类政党称为“群众型政党”,但是正如库勒(RuudKoole)指出的,现在的群众型党比过去的群众型党活动和组织的水平都低得多,与干部型政党趋于接近[1](P22-42)。但实际上,这种分类在很大程度上把政党的传统特征考虑在内了,在当代,政党的变化使这两种类型之间的界限已经模糊了,很多政党难以被明确地归结为其中的一种类型。这就给政党研究提出了一个问题,即政党的形式是多样的,而已有的分类方法却难以对它们进行完全令人信服的划分,现在用来对政党进行分类的某些方法是半个多世纪前提出的。与过去相比,政党组织群众和通向选民的路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新的政党已经建立起来。由此看来,为某些特定的政党在特定的时间或地点而设计出的类型可能并不适于用来对三经处于不同的时间或地点的这些政党进行分类。在列政党进行重新分类以解释其新的变化的过程中出现了许多方法。基希海默尔(Kirchhe-imer)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就提出了全方位政党”的慨念[2](Pl05-123),帕尼比昂科(Panebianco)1988年提出了“职业选举型政党”(theelectoral-professionalparty)的概念[3](P262-267),还有从组织结构上对政党进行定义的,如波根克(Poguntke)的“新型政党”(thenewpoliticsparty)[4]和稍后影响更大的卡茨和梅尔的“卡特尔党’’这一类型的提出[5],最近的是霍普金(Hopkin)和包鲁两(Paolucci)1999年提出的“商业党”(thebusihessfirm:party)的慨念[6]。这些分类和尝试各有自己的优缺点,而概念的丰富既可以澄清也可以混淆人们的认识。在这些分类中,全方位政党这一类型几乎成为描述当代政党的普世术语,世是关于这种政党的特点和内涵的界定一直存在着争论,况且,因为这种类型的提出基本上是针对两欧而言的,对两欧之外这类政党的界定可能要大大改变其定义,全少也会大大丰富全方位政党的内涵,
    从分类学演进的过程来看,最初,政党是按照左-右谱系进行划分的,这基本符合当时的情况,随着社会的变迁。这些方法过时了,后来产生了按照组织形态分类的方法,像迪维尔热1954年对干部型党和群众型党的划分[7],纽曼(Neumann)1956年对“个人代表型政党”(partiesofindividualrepresentation)和“民主(群众)聚合型政党[partiesofdemocratic(mass)integration]的划分[8],这些分类解决了由于社会结构由传统的社会和阶级分裂转向社会结构多元化和中产阶级兴起而导致的政党模式的变化而带来的分类困难。但是这些分类方法也有很大的局限性。第一,半个多世纪以来,政党研究者们一直持续地关注于政党的变迁,这包括在过去几十年展开的关于是否发生了意识形态的终结问题的辩论,以及基希海默尔全方位政党的提出所引发的政党组织结构发生了何种演变和政党是否开始衰落的争论[9],在爱普斯坦(Epstein)和迪维尔热之间关于政党组织演变的争论[10],即是否像迪维尔热所断言的那样,受“左”倾思湖影响的群众型政党将成为未来的潮流,或者受到右倾思潮影响的资本密集型的路径或政党类型将成为标准的政党类型的争论等,其缺陷是学者们主要热衷于以政党组织结构的演变来确定政党变化的路径,而忽视了比较研究和确定具有共同边界的政党之间的不同特点。更没有超越这些内容或范围来系统地研究政党。典型的情况是对左翼政党比对右翼政党给予了更多的关注,这或许是因为左翼政党的组织比较完整或明显。并且,这些研究缺陷还由于学界存在的认为政党正在走向趋同①一认识而被掩盖了。第二句到最近,学者们更多地是关注政党体制,而不是政党本身及对它们进行分类。过去,具有复杂结构的政党通常被看成是一个单一的活动者,政党的内部结构被忽视了。直到近些年政治学家才把政党作为一个组织而进行系统的研究,对政党本身的研究是要研究其内部的政治运作和组织状况。但是,这些工作都还没有导致十分有效的政党分类方法的产生。第三,关于政党的比较研究最早是山西方的政党研究得开展的,他们主要是村欧美的政党进行研究,因为当时只有欧美才有成形的政党。这种以两方为中心的研究有很大的局限:一是政治学家实际上只能在一种已经被定义过的系统中进行比较,没有对政党变辽作出明确而可行的反映;是大多数西欧的政党都可以在自左至右的谱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或者找到自己在传统上主流意识形态家族中的归属,但世界其它地区的政党却并非如此,它们在产生的仞始就不能按照左右谱系的标准进行划分。为弥补已有研究成果的不足,也有人提出了一些值得重视的分类方法。波根克的新型政党论除了提出党的子系统这一概念外,还提出了两组不同的政党类型。第一组是借用迪维尔热的概念把政党分为干部型党和群众型党两类,并赋予某些新的涵义[11]。第二组类型来自于但超出了纽曼关于个人代表型党与民主聚合型党两种类型的观点。在这方面,首先扩展其内容的是基希海默尔,他声称群众聚合型政党正在向全方位型政党转型[2](P76-102);后来卡茨和姆尔更是发展了这一组类型,他们以政党与国家的长系为基础重构了政党的类型,指出从精英型党(迪维尔热的干部型党,纽曼的个人代表型党)向群众型党(民主聚合型党):全方位党和卡特尔党的转变是政党组织变化的基本路径[5]。实际上,迪维尔热和纽曼是从不同的角度描述相同晌政党。迪维尔热希望通过分析和综合他那个时代政党的情况而为构建一种普遍通用的政党理论做好准备。他对干部党群众党、共产党和法两斯党进行了研究和区分,指出了它们各自在组织结构、阶级基础和需求方面的特点。与此相对,纽曼提出了个人代表型党和民主聚合型党。由于在他们的论证中都主要集中于战前和战后欧洲的政党还有民主和反民主的区别:所以这两个框架基本上:是相同的。两种设计的主要区别是纽曼强调政党的功能,而迪维尔热聚焦于政党的组织特征,并且试图把政党组织之间的差别与政党的起源、阶级基础和组织的需求联系在一起。然而,这两种设计经历了不同的命运:迪维尔热的设计后来被减少为两种类型,即干部党和群众党,并不再与其起源相联系,在很大程度上仅仅是作为一种类型描述而存在的;与此相反,纽曼的区分从极化的分类方法中分离出来,成为卡茨和梅尔扩展的纵向分类的基础。
    二、主流的政党类型学与政党变迁路径的设计及其缺陷
    干部型政党与群众型政党的划分来自于迪维尔热1954年出版的《政党》一书。在那之前马克思·韦伯阐述过政党政治在向职业化发展的观点。:迪维尔热指出,干部型政党的结构是松散的,是以精英为中心的,在立法机构之外很少有党的组织存在。而群众型政党有发达的组织,渴望把他们的支持者或选民都发展成党员。因此,通过分析党员占选民的比例和比较议会外的组织活动程度与范围可以深刻地理解和划分这两种类型及其分类方法。
    迪维尔热的分类部分地是来源于关于政党起源、组织形式,党的阶级基础和组织需求的政党理论。干部型党虽然结构松散和以少数精英为核心,但这已经足以使它募集到资金、动员资源和确保中上层阶级的利益表达,与此相反,处于政治体制之外的工人阶级成员不得不强力地组织起来以募集资金和动员他们的主要资源,即大量的人力。迪维尔热把群众型党作为一种比干部型党更为现代和优越的绢织形式,并认为群众型党将超过陈旧的干部型党而居支配地位。这种假设反映了一定历史时期的状况,但是现在关于政党已经衰落的观点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来自于这种分类和理论,因为它把政党组织规模看成是政党是否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标准。现在使用的干部型党和群众型党的划分已经背离了迪维尔热的理论起点。我们用典型的干部型党这一术语来描述组织松散和党员数量较少的党,这是否能够准确地划分现代政党的特征是值得怀疑的。今天的政党已经很少有像迪维尔热所见到的法国第三、第四共和国时期那样的组织松散和难以表达群众利益的政党,那些政党正是迪维尔热提出的干部党的原型。例如,法国的右翼和中间政党被组织良好的戴高乐党、共和国复兴党(RallyfortheRepublic)和民主法国联盟(UnionofDemocratsforFrarce)所取代了。民主法国联盟是几个小的政党俱乐部的保护伞组织,其各个政党都是干部型党,例如共和党就是如此。但是

中央社院 吉林社院 上海社院 广西社院 山西社院 山东社院
安徽社院 武汉社院 四川社院 陕西社院 重庆社院 宁夏社院
江苏社院 北京社院 天津社院 内蒙古社院 福建社院 江西社院
湖北社院 湖南社院 海南社院 云南社院 西藏社院 厦门社院
 数字资源  社院地图
 电话查询  院长信箱
相关链接:
全国政协 中央统战部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国家民委 国务院台办 全国工商联 全国台联 中国台湾 中国侨联
浙江省政协 浙江省委统战部 民革浙江省委会 民盟浙江省委会 民建浙江省委会 民进浙江省委会 农工党浙江省委会 致公党浙江省委会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会
网址大全 联谊报 华人华侨 团结报 人民政协报
浙江省社会主义学院 版权所有 浙ICP备10003666号-1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文一西路1008号 邮编:311121
法律声明
E-mail:xybgs@zjsy.org.cn
Http://www.zjsy.org.cn
中国电信提供宽带信息服务 浙江在线技术支持 制作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