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中国参政党》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统战理论 > 统战文选 
西方国家主要政党自身改革的做法及其启示
作者:刘序明 来源: 时间:2006-12-11 15:15:00 点击量:11194

    来,在经济全球化、政治民主化、信息网络化等时代浪潮的冲击下,西方国家所处的国际、国内环境发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变化,各国政党为应对不断涌现的政治、经济与社会的新问题,谋求进一步的发展,不断对自身进行改革。
    一、普遍改革党的纲领、理念,扩大政策的包容性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西方政党普遍加大改革力度,淡化意识形态色彩,打破传统观念的束缚,力图超出原有的势力范围,扩大本党纲领政策的包容性,甚至甘愿冒自相矛盾的风险,力图将党纲改造成为涵盖各方利益的政纲。在美国,自由主义长期以来是民主党的信条,而保守主义则是与共和党联系在一起的、但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两党都强调要进行改革,两党界限变得十分模糊,并且在一系列国内外政策主张上变得很相近,如控制犯罪、平衡预算、加强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地位、对中产阶级减税、强调人权等。德国基民盟倡导“新社会市场经济”,革新传统的发展模式,改变党的“冷酷”面孔,探索“改良主义中间路线”。西班牙人民党推出“改良的中间主义理论”,吸取保守主义、新自由主义、基督教民主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等诸多理论的思想内容,走中间路线。为了争取更多选民的支持,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西欧多数社会党宣称走“第三条道路”,使社会民主主义同新自由主义进行“嫁接”,重新解释“自由、平等、公正、互助”等的核心价值思想,重新解释和界定社会主义,突出其伦理价值观,淡化其制度目标,普遍放弃阶级政治观,公有制等原则,突出“共识政治”和阶级妥协,更强调个人责任与机会平等。为此,这些党大力调整政策方略,如放松国家管制、推进私有化、重视市场调节、改革福利制度、活跃劳动市场、鼓励创新、提高国际竞争力等。参政的绿党与自由党也在不断地改变其纲领理念中的理想色彩,在政策上较前中庸和务实。
    在科技革命和全球化迅猛发展的形式下,为遏制党的社会基础进一步萎缩,西方国家的一些政党放弃阶级政治的传统标准,致力于争取社会各阶级尤其是日益上升为社会主体力量的中间阶层的支持。战后以来,国外主流政党特别是西欧那些以左右划线的政党,大都不再以阶级政党自居,而是不断模糊阶级界线,向中间靠拢,宣称自己是代表大多数人利益的“人民党”乃至“全民党”。同时,一些政党重视网罗和拉拢社会精英,甚至把党外名人或有用之才吸入政府当大臣、在议会当议员,以增强其民意代表性。近年来,这些党十分重视增添新鲜血液,尽可能地扩大党的代表性,知识精英、商界精英和年轻人已成为各政党的争取重点。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民族主义政党,也在日益淡化意识形态与阶级分立,宣称自己是全民的代表,大力笼络各阶层、各利益集团民众,争取尽可能多的支持者和同盟者。为了获得更多选民的支持,西欧多数社会民主党强调要成为“群众性的纲领党”。德国社民党早在20世纪50-60年代就不再强调自己是工人阶级的政党,到20世纪90年代,更进一步强调放弃“左”的立场。同时强调必须得到多个社会群体的支持,组建“在社会和文化上更加复杂、更加多元化的公民联盟”。[1](P92)法国社会党宣布建立跨阶级的新联盟,强调自己是“跨阶级的政党”,认为中产阶级已经成为社会主体和稳定因素,必须更加关注他们的利益。该党制定了以中产阶级为基本依靠力量,在调和被社会排斥者、平民阶层和中产阶级利益与愿望的基础上建立新型联盟的战略。德国基民盟提出建设“中间的全民党”,指出尽可能的广泛代表社会各阶级的利益,为树立“群众党的形象”,基民盟建立并支配着大量的外围组织。希腊新民主党极力改变党在民众中的“右翼保守”形象,将党的性质正式确定为“社会中间党”,强调要以公民的利益作为制定一切政策的出发点。英国工党领袖布莱尔宣称,“不变革的政党将会死亡”。[2](P59)工党强调不仅要成为“人民的党”,也要成为“商业界和企业界的党”。为此,工党在1995年修改党章,放弃了坚持70多年的国有化目标。西班牙人民党的目标是建设一个“独立的、温和的、中间的、全民的党”。小泉担任日本自民党总裁以后,大量起用年轻和女性政治家入阁,着眼于提高这两大社会群体对本党的支持。
    二、进行体制改革,使党的组织机制和活动方式适应新形势的要求
    组织机制和活动方式的改革,是当前西方各政党自身改革的一个重要目标。他们认识到只有改变传统的组织机制与活动方式,才能适应新形式下的需要,才能使政党在今天的条件下发挥作用。
    首先,从松散到强调党的组织纪律,维护团结统一。西方国家的政党日益认识到,在现在日益复杂的社会里,一个政党要想获得长久发展,要想在激烈的选举中取得胜利,就必须加强党的组织纪律,促进党的团结统一。美国的民主党与共和党、法国的社会党等过去组织比较松散的政党,强调严格党的组织纪律,加强党的团结一致。法国的社会党把注意力放在加强党的“道德”建设和党内团结上。以前英国保守党基层组织的普通党员缺乏民主,但党的议员往往各自为政、我行我素,组织比较松散,没有一个集中有力的党中央。在1996年大选失败后痛下决心,整顿、革新党的组织,把过去各自为政的议员团、中央总部和全国联合会合并为“保守党管理委员会”,从而使党有了一个组织上实行一元化领导的机构。同时它还对如何严格执行党的纪律、吸收党员作了规定。英国工党扩大领袖办公室的重大决策权,加强对地方党组织的监督管理,将党内控制延伸到基层。德国社民党前几年增设总书记职务,协助主席统领全党。其次,顺应民主化潮流,加强党内民主建设,调动党员的积极性。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已经成为任何人也不可阻挡的潮流。西方大部分政党都开始顺应这个民主潮流,在不同程度上采取了发展党内民主的措施,以便充分调动本党员的积极性。英国工党,在1997年年会上调整党的决策机制,改变过去到年会前夕各党组织才提动议的方式,建立政策委员会,各支部提前三年向该委员会提交动议草案,由委员会广泛征求意见后再向年会提出。这样既发扬了民主,又加强中央的控制权。德国社民党总书记提出包括党员直接选举党的议员候选人等改进党的工作的8点建议,在德国各大党、政治学界及舆论界引起了巨大反响。同时该党允许各级党组织成立各种论坛,允许这些论坛向同级党代会提交议案、派送代表等。该党还强调保留党内公决形式,以使每个党员都有机会参与到重大决策中去。法国社会党开始实行新的选举制度,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人全部由党员直接选举产生,党的重要决议也交由全党表决。该党还规定,除了每两年一次的党代表大会以外,全党每年至少要举行一次全国性大讨论,就重大问题征求党的意见,以使党的政策反映民意。德国基民盟提出要密切党内领导与基层关系,强调党员的参与意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通过“网络对话”来畅通党内言路。日本自民党始终把成为一个大众政党作为自己的目标,其变革重点更多的体现在克服党的运作的非民主传统上。此外,自民党还致力于吸引和发展外围组织,与大量“友好团体”建立了联系。
    最后,改革组织制度,寻求组织拓展,广泛吸收社会精英入党。从组织制度上来改革,扩大自己的组织基础,是西方一些政党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德国基民盟提出要建设一个更加“贴近公民的政党”,主张向社会精英们实行组织开放,防止党成为“专业干部的俱乐部”。英国保守党在组织上开始了重大转变,允许有色人种与妇女入党。法国社会党重视引导青年入党,将年满18岁的青年人自动纳入选举名单,建立青少年“虚拟议会”,培养青年人参与政治的兴趣。德国社民党实行“项目党员”制,设想在继续以居住地原则设置党组织的前提下,按照人们感兴趣的问题或项目设立党组织,允许那些支持党的部分政策主张持赞成态度但又不准备承担党员所有义务的人在一段时间里入党并随时退党。
    三、适时调整党与国家权力主体及其他利益群体之间的关系,增强党协调社会利益关系的能力
    为适应新形式下的发展需要与选举上台后的执政需要,西方国家主要政党越来越重视处理各种权力主体和社会集团的关系。
    首先,执政党建立与政府、议会之间的协调机制,与反对党协商。有的党建立了与政府、议会的协调机制,以保证政府与议会的有效运行。如德国社会党确立了总理、总书记与议会党团每周定期会晤的议事机制,并加大对反对党的沟通,建立了与反对党的相关协调制度,争取对执政党议案的支持。法国社会党的总书记与议长保持经常性的沟通,社会党总理、政府部长直接参加议会党团会议,重大问题首先在党团内部讨论,形成共识。希腊民主党强调党不能政府化,应主导与支持政府实施党的纲领,协助政府兑现大选承诺。有的政党甚至在自己是多数党的情况下,为了扩大自己的执政基础,为了加强与在野党或少数党的协调与沟通,在保证本党对政府控制的前提下,也拉个别少数党外人士参加政府。如美国2000年选举小布什获胜后,任命了一位民主党人为内阁成员。同时,执政精英个人之间加强沟通,在执政党领导层内部形成相应的协调机制。在政府的行政运行、政务处理乃至政策实施方面,西方国家政党的普遍做法是,在不超出和违背本党代表大会制定的纲领的范围原则的前提下,各项政策由总理、总统事先征询本党的领导集团的意见后作出决策,这既体现了执政党组织的一定作用,同时又都由总理、总统出面进行,避免了党干预政府行政的嫌疑。执政党组织并不以严格的纪律来约束总理、总统和政府的行为,而是给行政首脑留下作出独立决定的很大空间。
    其次,非常重视与传媒的关系。媒体在西方已经成为独立于行政、立法与司法之外的第四种权力。媒体在西方社会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尤其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现代信息通讯技术的迅速发展,媒体对政治与社会生活的影响日益上升,已渗透到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控制社会舆论的方向,使公民了解政治、表达愿望、提出要求、行使权利等比以往更加直接、更加便捷,民主的渠道显得更为宽广,民众<

中央社院 吉林社院 上海社院 广西社院 山西社院 山东社院
安徽社院 武汉社院 四川社院 陕西社院 重庆社院 宁夏社院
江苏社院 北京社院 天津社院 内蒙古社院 福建社院 江西社院
湖北社院 湖南社院 海南社院 云南社院 西藏社院 厦门社院
 数字资源  社院地图
 电话查询  院长信箱
相关链接:
全国政协 中央统战部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中国民主同盟 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 中国农工民主党 中国致公党
九三学社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国家民委 国务院台办 全国工商联 全国台联 中国台湾 中国侨联
浙江省政协 浙江省委统战部 民革浙江省委会 民盟浙江省委会 民建浙江省委会 民进浙江省委会 农工党浙江省委会 致公党浙江省委会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会
网址大全 联谊报 华人华侨 团结报 人民政协报
浙江省社会主义学院 版权所有 浙ICP备10003666号-1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文一西路1008号 邮编:311121
法律声明
E-mail:xybgs@zjsy.org.cn
Http://www.zjsy.org.cn
中国电信提供宽带信息服务 浙江在线技术支持 制作 维护